移动版

账上现金真实性遭质疑机构减持 红旗连锁业绩增长的拐点是否逼近?

发布时间:2020-07-03 07:19    来源媒体:金融界

成都红旗连锁股份有限公司(002697.SZ,下称“红旗连锁”)看上去光鲜业绩的背后,有些危机正在暗流涌动。

最近几年,红旗连锁单店营收规模几乎没有增长,总营收的上升多源于门店数量增加。关于公司提价策略、经营现金流减少、业绩依赖投资收益,不断有股民在互动平台提问。红旗连锁则以未来三年每年开不少于200家门店,来表达对前景的信心。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开店、垄断、提价”等一系列商业逻辑放在成都行之有效,放在其他城市则未必。

6月18日起,红旗连锁股价进入下滑通道,9个交易日下滑约5%。

股价上涨机构减持

红旗连锁成立于2000 年,2012年上市,主营业务为便利超市的连锁经营,其经营策略是以成都为中心向周边地区辐射、以密集式开店从而形成网络布局。

近几年来,表面上看公司业绩表现尚可。2019年,营收同比增8.35%至78.23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增60%至5.16亿元。2020年一季度,增势延续,营收同比增24%至23.45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增80.7%至1.43亿元。

与之相对应,红旗连锁今年股价上涨明显,从年初的7.5元/股涨至6月初的11.45元/股。期间,据wind数据,主力资金却在逆市减持,以其股价上涨最快的3月至5月为例,主力资金累计净流出3.9亿元,期间股价累计上涨约27%。

1.jpg

公司第三大股东还准备离场。今年3月至6月,中民财智出于“自有资金需求”,累计减持4790.5万股,套现4.5亿元,目前持股数已低于5%。2019年年报发布时,中民财智持股1.09亿股,约占总股本的8%。

“也许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对于中民财智清仓的决定,红旗连锁实控人在微博如此回应。中民财智是中民投的孙公司,2016年年末,出于“对社会零售行业和上市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看好”,该公司入股红旗连锁。

如今的退出也引发另一层讨论:中民财智不看好公司未来了吗?为何没有新战投进驻的消息?

净利润大涨背后

《投资者网》发现,以2017年为分水岭,红旗连锁的业绩增长趋势出现质变:

此前公司营收每年两位数增长(仅2014年为个位数);归母净利润个位数增长,偶尔出现同比下滑。

2017年以后,公司营收增速却放缓至个位数,分别为9.8%、4%、8.4%;而归母净利润涨势凶猛,达到14%、95.7%、60%。

这样的转变一方面源于新网银行。2018年、2019年与2020年一季度,新网银行为公司贡献收益0.55亿元、1.7亿元、4387万元,在归母净利润中占比约17%、33%、30%。如果剔除该影响,红旗连锁上述报告期的归母净利润为2.68亿、3.46亿元、9919万元。

据企查查,新网银行是一家互联网银行公司,成立于2016年,红旗连锁持有其15%股权。

另一方面,红旗连锁的门店规模到达一定水平后,开始发挥其垄断性优势,从其不断上涨的毛利率中可见一斑。2019年,公司毛利率已升至30.9%,在Wind大卖场与超市13家上市公司中,排名第二位,中百集团、新华都、永辉超市等8家公司毛利率均在21%左右。

这一情况也引发投资者担忧:“红旗连锁业绩增长三成来自新网银行的投资收益,主业增长乏力,公司依靠密集开店实现地区垄断,继而提价,是否妥当?”董秘办回复称,“感谢您的关注”。

但也有不少观点认为,红旗连锁业绩有望持续上涨。如天风证券指出:“公司作为四川省内便利店龙头,与兰州国资利民成立子公司管理输出省外,成立海南子公司发力进口产品,加速新开门店+外延并购提升市占率,未来前景可期。”

其中起决定作用的因素在于,红旗连锁的毛利率能否维持在高位。

近一年来,无论是在股吧、投资者互动平台还是知乎等公共平台,都不乏消费者对公司高定价的诟病:“红旗连锁商品售价普遍高于其周边超市商品价格10%-30%”。

因而,公司未来继续提价的可能性不大。今年一季度,公司毛利率已从30.9%的高位下滑至29.7%。

最近几年,红旗连锁通过门店升级、便民服务等业务,以求提升消费频次,而从单店营收规模来看,这一策略并未取得理想中的效果。

如果单纯用门店数量除去总营收,2017年至2019年,公司单店营收分别为254.2万元、256.3万元、254.8万元,几乎没有增长。这也就意味着,公司营收上涨,主要源于门店数量的提升。

不走出去,留给红旗连锁的机会不多了。多年来,成都门店的收入比例在总营收中占比都在92%左右,但成都门店数量已趋于饱和;省内其他城市便利店消费频次偏低,无法大规模铺开;而购买力较强的省外大城市,市场份额早已被7-11等便利店龙头占领。

现金流去哪儿了?

近期,红旗连锁提出跨出四川,北上甘肃南下海南。新市场的开拓,或将在一定程度上拖累毛利率。因而有投资者认为,2020年公司每股收益将是未来五年中最高的一年。

甚至有分析指出,公司目前较高股价的支撑力度不足。

据《界面新闻》统计,红旗连锁新增员工数量与新增门店数不符合。2019年,公司新增429名员工、253家门店,平均为每家门店1.7人,低于每家店4至6人需求量,对应2019年增加员工的平均工资高达2.78万元/月。

该媒体还指出,账上现金的真实性也存疑。2019年,红旗连锁货币资金和交易性金融资产合计12.66亿元,利息收入为0.17亿元,对应利率仅为1.34%,显著低于公开市场正常利率。

公司现金流与业绩常年不匹配。2015年至2019年,经营及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合计净流出为17.45亿元,与同期净利润合计相差30.72亿元。

《投资者网》就上述问题联系到公司方面请求置评,但并未获回复。

“2019年现金流下降是因加大了直采力度、货款支付方式发生变化,今年一季度是因疫情期间公司作为保供企业备货量加大。”互动平台中,也有投资者对经营活动现金净额提出疑问,公司如此回复。

2018年、2019年与2020年一季度,这一项目分别为6.6亿元、2.76亿元、-4.02亿元。

根据财报,公司存货从今年年初的11.7亿元增加到14.1亿元,增加了2.4亿元,叠加1.43亿元净利润,中间还有近3亿元的资金流出,公司才能达到净流出超4亿元的效果。

这3亿元去哪儿了?应付账款的变化或许可以解释这点,该项目从年初的12.3亿元减少到10.2亿元,与存货的差额达到3.9亿元。

而从存货周转率来看,红旗连锁也没有足够的理由大幅备货。2019年,公司存货周转率为5%,在超市行业内13家上市公司中,排名第10位。

按照正常逻辑,红旗连锁作为四川商超龙头,拥有足够的价格谈判权,为何以往拖欠供应商账款,今年却反其道而行之?并且在对投资者的回应中,也不提及应付账款的变化?一切有待红旗连锁的合理解释。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