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借商誉减值计提“财务大洗澡”?巨亏7.56亿元新华都收年报问询函

发布时间:2020-07-02 17:28    来源媒体:新浪

原标题:借商誉减值计提“财务大洗澡”?巨亏7.56亿新华都(002264)收年报问询函丨问询风云

2019年,新华都实现营业收入60.06亿元,同比下降12.3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56亿元,同比下降高达4519.09%;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47亿元,同比下降117.64%

《投资时报》研究员 余飞

以大卖场、综合商超连锁经营为主业的一家上市公司,它的业绩曲线应该是怎样的?可能大多数投资者会认为,这种消费导向的公司业绩会表现比较平滑。但是,新华都购物广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华都,002264.SZ)却有些不同寻常,年度亏损和盈利交替进行,业绩如做过山车一般。

《投资时报》研究员翻阅新华都历年业绩情况注意到,该公司这种盈利、亏损隔年往复的现象从2012年开始持续至今,已有8年时间。且时至2019年,该公司更是爆出上市以来最大亏损。

新华都2019年报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0.06亿元,同比下降12.3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56亿元,同比下降高达4519.09%;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47亿元,同比下降117.64%。

年报显示,亏损的一大部分是由于商誉减值所致。报告期内,新华都针对在2015年底收购的一项资产进行商誉计提减值4.61亿元。

这种由商誉减值造成的巨额亏损,是监管机构的重点关注情况。6月29日,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向新华都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该公司说明业绩下滑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并结合资产减值迹象说明前期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以及是否存在“利用商誉减值调节利润的情形”。

关店成潮,经营状态堪忧

2008年登陆深交所的新华都,以百货商场起家,其曾经也是资本市场的“网红”,实际控制人正是资本市场的知名人士陈发树,不过后者入主的紫金矿业、云南白药等似乎名气更大。

不过新华都的业绩表现值得关注。《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从2012年起,新华都在营业收入并无太大波动的前提下,陷入了一年盈利、一年亏损的“怪圈”。而且,往往净利润亏损的规模超过盈利。

新华都2012年至2019年归母净利润情况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

而且近三年来,这种趋势越发明显。2017年至2019年,新华都分别实现营业总收入69.73亿元、68.5亿元和60.06亿元,但这三年的净利润却分别为-5244.34万元、1711.49万元和-7.56亿元。

在主营业务方面,新华都在2019年报中称主业是互联网营销和超市百货业务,但其实该公司业务还是以超市、百货为主,互联网营销只占营业收入的18.7%。

在超市百货门店运营方面,新华都目前节节退败。年报显示,该公司2019年全年无新增门店,关闭或处置租赁合同到期的门店6家、长期亏损且经过调整后仍扭亏无望的门店50家,共56家;调整门店1家。截至2019年末,新华都的门店总数缩至87家。

从年报所披露的各门店的店效信息来看,去年其所有地区的门店利润同比都在下滑。即使在新华都的“大本营”福建省内,各门店利润同比也均有不同幅度下降。而相比之下,省外地区利润同比下滑更大,降幅达179.71%。

新华都在年报中披露的经营表现引起深交所关注。对此,问询函要求上市公司说明公司业绩下滑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并结合净利润大幅度下降情况说明“公司生产经营环境是否发生重大变化,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同时,问询函还要求新华都说明各个季度营业收入的波动情况与净利润及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显著不同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是否存在跨期结转成本或计提费用等情形。

巨额减值计提为调节利润?

据新华都披露,2019年该公司净亏损主要原因除了关闭处置部分亏损门店和子公司之外,还因计提了大额商誉减值准备金额。

此次的商誉减值计提,与新华都2015年底的一次收购有关。

2015年12月,新华都一口气收购久爱致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久爱(天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泸州聚酒致和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标的公司)100%股权,并因此形成商誉6.78亿元。

在2019年报告期内,新华都一口气对上述商誉计提减值4.6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商誉减值曾经在新华都董事会中产生过分歧。新华都一位董事此前曾表示,“减值测试具体方法和结果建议公司进一步和评估师做相关分析工作,特别是对于有不同看法的事项以及处理方法”,随后其投了弃权票。

不过新华都方面表示,“公司管理层在测算商誉减值金额时与评估师不存在分歧”。

因此,标的资产的大额商誉计提也成为深交所关注的重点。根据问询函要求,新华都需要说明标的公司近三年又一期的业绩和经营情况、主要财务指标,是否存在业绩大幅下滑情形,外部条件或生产经营环境是否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并预计未来是否存在进一步业绩下滑和商誉减值风险。

同时,深交所要求全面核查标的公司前期业绩的真实性、业绩承诺完成情况,并结合标的资产减值迹象出现的具体时点及判断依据,说明前期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是否存在利用商誉减值调节利润的情形。

除此之外,问询函对于新华都年报中的其他数据也提出质疑。报告期末,该公司应收账款期末账面余额为6.26亿元,期初账面余额为3.85亿元,其中按组合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6.24 亿元,同比上升62.52%。

年报中,新华都解释上述应收账款上升的主要原因是“互联网营销业务进货结算时间差”。对此,深交所要求新华都结合公司报告期内业务开展情况、信用政策等,详细说明营业收入下降,按组合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上升的 原因及合理性,并分析对公司生产经营的影响。

同样让人疑惑的,还有该公司营业外支出和营销费用事项。

据其年报披露,2019年该公司营业外支出为1.1亿元,同比上升2357.36%。其中,非流动资产毁损报废损失本期发生额为2796.92万元,违约赔偿损失本期发生额为7262.57万元。

如果说营业外支出是由缩减门店所致,那么营销费用中的广告费增长就更令人费解。在门店收缩的情况下,报告期内,新华都销售费用中广告宣传费竟然高达1.06亿元,同比上升47.2%。对此,深交所也在问询函中要求上市公司结合公司营业收入情况,说明广告宣传费用大幅上升的原因及合理性。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逯文云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